北京[切换]

浅谈起草重整计划的要领

2019/1/3 0:51:39 查看:1168次 来源:夏晓廷

  浅谈起草重整计划的要领

  在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重整的申请,想要破产重整程序更好的进行,必然需要对破产清算情况下可供清偿的破产财产价值和债权受偿率进行估算。重整制度的核心是通过继续经营,增加债务人的财产价值,提高债权受偿率,挽救危困企业。故在重整计划草案中,占据至关重要地位的两个方面为经营方案的制定和普通债权受偿率的测算。本文对重整计划草案的概要内容进行说明,供大家学习参考。

  一、对破产企业具有的破产重整价值论述是编写重整计划草案的基础和前提条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正确审理企业破产案件为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干问题的意见》的“充分发挥破产重整和和解程序挽救危困企业、实现企业持续经营的作用,保障社会资源有效利用”表述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审理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充分发挥上市公司破产重整制度的作用,为尚有挽救希望的危困企业提供获得新生的机会,有利于上市公司、债权人、出资人、关联企业等各方主体实现共赢,有利于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对于具有重整可能的企业,努力推动重整成功,可以促进就业,优化资源配置,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换代,以减少上市公司破产清算对社会带来的不利影响”的表述,可以看出进行重整的价值选择在于该破产企业可以通过继续经营处理好债务或者财务危机,具有挽救的希望。既然具有重整价值是选择破产程序的基础,也是撰写重整计划草案的基础,那么在选择之前首先要进行比较。由于在重整计划执行结束之前,破产企业具有挽救的希望只是一种想象或者推断,无法具象,我们需要对这一种推断进行数字化的直观表述,最终就体现为在重整程序中普通债权的受偿率远远大于或者高于在破产清算程序中普通债权的受偿率。故重整价值可以表述为陷入财务危机的企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普通债权人获得的债权受偿额的现值,清算价值可以表述为陷入财务危机的企业经过破产清算程序后,普通债权人获得的债权受偿额①,综上可以看出,破产重整价值本身就是一种比较价值,这种价值只有表现为重整程序下的债权受偿率远远大于清算程序中债权受偿率才具有选择的意义。

  二、债务人的基本情况介绍

  本部分包括债务人的工商登记情况、合同履行情况、经营情况、资产情况、负债情况、债权申报与认定情况。根据《企业破产法》该部分并非重整计划草案应当包括内容,而是选择内容,但为了重整计划草案的思路清晰、行文流畅、层次分明,建议将该部分纳入草案的第一部分。

  三、不同情形下普通债权受偿率的模拟测算

  具备重整价值的破产企业,其破产重整前的可供清偿的财产估算价,一般是可以覆盖优先债权总额的,但在100%清偿优先债权后,可能普通债权的受偿率低至1%,为了更好的体现破产企业的重整价值,通常将清算情况下的普通债权受偿率与破产重整情况下的普通债权受偿率进行对比。

  普通债权受偿率是指用可供普通债权清偿的剩余财产估算价值与普通债权总额的比例。债务人可供清偿的财产估算价值可以是由具有资质的评估机构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中载明的金额,也可以是在评估报告基础上加上经过破产重整后增加的财产估算价值,但有2点需要注意,一是此处是评估金额,虽具有相对确定性,但依然免不了其局限性,二是此处是资产总值,尚未对破产费用、共益债务、运营成本、优先债权进行扣除。扣除后得到的才是可供普通债权清偿的剩余财产估算价值,即公式的分子。在评估报告中的企业财产评估值越大,普通债权的受偿率将会越大,共益债务、运营成本、优先债权越小,普通债权受偿率将会越大。对于普通债权的总额而言,除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后人民法院裁定的确认普通债权金额,还应该包括在人民法院进行诉讼的债权金额(诉讼未决的债权金额)以及预留债权金额。确认普通债权金额是经管理人审核确定与人民法院裁定确定,具有客观性,基本上属于一个确定值。而债权人与债务人争议的诉讼未决的债权金额及预留债权金额具有不确定性。在不同的重整模式下,应考虑具体情况进行普通债权总额的确定,一般区分狭义和广义的普通债权总额,并进行明确说明。普通债权人参与破产重整是为获得公正合理的清偿,普通债权受偿率的公正合理也是破产重整程序得以运行的正当性基础。因而在编制重整草案时,对普通债权受偿率会有所保留,采取广义的普通债权总额概念。

  四、债务人的经营方案介绍

  根据《企业破产法》第81条,“债务人自行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的,由债务人制作重整计划草案。管理人负责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的,由管理人负责制作重整计划草案”的规定。重整计划草案的起草人、制定人并不是仅管理人这一个角色,在我国破产重整实务中,公司管理经营“本质上是在公司重整所涉及的利益相关者之间对公司控制权的一次重新分配”② 鉴于制定主体的不同,在重整计划草案中各方利益体对公司的经营权或者控制权的分配必然不同,但不论涉案各方利益体的如何进行平衡,最关键的是能够对破产企业进行起死回生,即经营能力才是破产重整考虑首要标准。经营能力大小和强弱直接决定企业状况好坏,决定偿债能力的大小。对于战略投资人注资式重整更影响到投资人对于后续资金的继续投入。对于自营式重整影响到资金流的畅通。

  经营方案的第一个主要方面是继续经营的资金来源。具体而言,可以直接是战略投资人的注资,债权人出资,债务人资产出售,债务人特许资质出售,债务人股权出售,管理人追收或者处置变现的资产等。运营方案的第二个主要方面是继续经营的盈利分析,从最终的目的来看,可以分成可供清偿财产价值的增加或者债务负担的减轻2种模式。具体而言,可以是债务人与债权人达成债务减免协议,债转股,保留主营业务,核减注册资本,变更规划进行工程续建。运营方案的第三个主要方面是市场利好情形的利用。如果一个行业已经被市场边缘化或者与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相违背,那么这个企业作为高耗能、低效益的企业,不具备继续经营的可能性,相反,如果这个企业在其所属的行业处于重要地位或者自身优势明显,具有较好的市场口碑和市场认可度,那么在运营方案中应该对此进行充分利用。

  五、债权分类及调整方案的介绍

  根据《企业破产法》第82条第1款之规定,“下列各类债权的债权人参加讨论重整计划草案的债权人会议,依照下列债权分类,分组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1) 对债务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2) 债务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3) 债务人所欠税款;(4) 普通债权”。以及《企业破产法》第113条第一款之规定,“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照下列顺序清偿:(1)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2)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3)普通破产债权……”。一般情况下,破产企业的债权分为:(1)担保债权;(2)职工债权;(3)税收债权;(4)普通债权。对于一些房地产破产企业,破产债权还可以增加分类为购房款债权与工程款债权。在制作重整计划草案的时候,根据破产企业的类型,债权受偿方式,可供清偿的财产估算价值等相关因素进行债权的略微调整,这样做也可以方便重整草案的通过。

  六、债权受偿方案介绍

  根据债权受偿率的测算与债权分类及调整,一般情况下对担保债权、职工债权、税收债权均100%清偿,对于担保人是银行的,可以进行部分解押部分清偿的分段式清偿,在清偿过程中不计算利息。对于职工债权,考虑到对劳动者权益的特殊保护,越早清偿越好,一般在重整计划草案通过后三个月内百分之百清偿。对于税收债权,鉴于继续经营,一般在获得盈利后进行清偿,税收滞纳金为普通债权,不在此列。鉴于普通债权金额较大,人数较多,涉及到的利益主体较广,各方意见难以达成一致,管理人在制定重整计划草案时,极有可能将普通债权进行细化分组为小额债权组与大额债权组,从而进一步区分受偿方案。

  债务人支付的方式不仅包括货币支付,还包括实物清偿。对于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通过追收或者行使追偿权而增加的财产价值,诉讼未决债权与预留债权被否决的预提部分以及重整计划提交之日后发现的其他财产,在转化为清偿款项扣除相关费用后向债权人未清偿完毕部分同比例追加分配。

  重整期间的共益债务,一般包括因继续履行合同所产生的债务,因继续营业而支付的经营费用、劳动报酬、社会保险费用、税费以及其他债务,由债务人财产随时清偿。

  七、执行方案与终止程序

  根据企业破产法第89条之规定,“重整计划由债务人负责执行”。第90条之规定,“管理人监督重整计划的执行”。但该法规定得较为笼统,管理人监督手段缺少强制性,法院司法干预与的法律依据不明确,因而在实务过程中需要在重整计划草案中明确相关内容。如将债务人在重整期间应该接受监督的项目列明以及违反这些义务管理人可以采取的手段列明,如明确重整计划可以有债务人的担保人,在债务人非无力执行重整计划之外的情形,债权人可就债权受损的部分向担保人起诉赔偿。以上措施为防止债务人有实力而出于主观原因不履行重整计划或者怠于履行重整计划损害广大债权人的合法利益,管理人除了请求宣告债务人破产之外的其他制约手段。

  八、表决方案

  根据本文第五、第六部分的论述,破产债权大体上分为担保债权、职工债权、税款债权、普通债权。每一类债权设置一组,根据债务人具体情况,可以将普通债权组划分为小额债权组与大额债权组,还可以设置出资人组。根据企业破产法第82条,第84条,第86条,第87条之规定,由债权人分组进行表决重整计划草案。每组由出席会议的同一表决组的债权人过半数同意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该组债权总额的2/3以上,该组即为通过。各表决组均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时,重整计划即为通过。部分表决组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时,该表决组可以在协商后再表决一次,拒绝再次表决或者再次表决仍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的,但该重整计划草案符合某些特定情形下,人民法院可以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重整计划一经裁定,即对债务人、债权人、出资人、债权人权利受让方等各方均有约束力,且重整程序终止。

  以上为重整计划草案的概要内容,仍然存在许多不周到的地方,有待于在实务中日趋完善。

  ①参见林安源、肖民楚《“具有破产重整价值”及其判断标准》第九届中国破产法论坛暨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活动论文集上册,第287页。

  ②参见贺丹《破产重整控制权的法律配置》,中国政法大学博士毕业论文,2006年4月,第1页。

  作者声明:允许因学习需要进行转载但应注明出处。盈利性质的转载,未经授权许可,视为侵权。


关于我们|业务介绍|加入律师365|帮助中心|网站地图|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