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切换]

历时两年、四次诉讼的继承财产分割案件,终得满意结果

2019/1/4 17:22:01 查看:1109次 来源:周玲

  我团队律师接受张某某等兄妹四人的委托,代理其与陈某某、李某某的遗产继承纠纷一案,本案历时两年,经过了起诉(裁定驳回起诉)、上诉(裁定撤销原裁定,指令青羊区法院审理)、青羊法院判决驳回全部诉讼请求、上诉(二审法院调解结案),最终取得了当事人满意的结果。

  案情简介:

  被继承人郭某某于1985年从其工作单位分得位于青羊区房屋,后一直与家人在此居住,该房于1993年5月按照《成都市住房制度改革规划和实施方案》参加房改。1982年被继承人郭某某与被告陈某某结婚,双方均系再婚。1993年12月27日,被继承人在工作中突发疾病去世,生前未订立遗嘱,原、被告未对遗产进行分割。现因房屋面临拆迁,2016年12原告偶然得知被告陈某某已将该房产权办理到自己名下,便多次与被告协商遗产分割事宜,但被告置之不理,遂起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分割讼争房产。

  被告辩称:陈某某与被继承人郭某某于1982年12月24日登记结婚,陈某某作为配偶是合法继承人;被继承人的遗产份额只有房屋产权的20.625%,即原告应分得的产权比例为3.4375%。1985年被继承人所在单位将青羊区讼争房屋分给被告陈某某和被继承人郭某某居住,该房属于公房;1993年5月,被告陈某某和被继承人郭某某参加房改,共同支付8712.96元,共同取得了产权比例为41.25%,其余归成都市某某管理局。1996年8月,在郭某某去世3年后,陈某某以个人财产支付了14476.59元,购买了剩余产权。故被继承人死亡时,该房屋的产权比例仅为41.25%,且为夫妻共同财产;抚恤金已全部用于被继承人安葬事宜,且与房屋无关;该房屋已登记在被告陈某某名下,一直由被告陈某某居住使用,房屋应归被告某某所有;该案已过诉讼时效,法院应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被继承人郭某某于1993年12月27日去世,原告张某某等四人系被继承人郭某某的子女,被告陈某某系被继承人郭某某的配偶。被告陈某某与被继承人郭某某于1982年12月24日登记结婚,双方系再婚家庭,被告陈某某所育儿子卢某当时11岁,随母亲与被继承人郭某某共同居住生活。本案讼争房屋位于青羊区某某号,建筑面积96平米,登记时间为1997年1月22日,备注为房改出售的成本价房,实付总房款为23189.55元,权利登记人为陈某某。

  讼争房屋的取得情况为:1、交款情况。1993年5月19日,郭某某、陈某某向事务局交款8712.96元,交款内容为“购房款”;1996年8月20日,陈某某向事务局交款14476.59元,交款内容为“房改优惠购房”。2、签订合同情况。涉案房屋共涉及两份合同,第一份合同为“成都市住房制度改革售购房合同”,售房单位甲方为事务局,购房人乙方为郭某某、陈某某,合同主要内容涉及房屋地址、面积及金额,明确了总房款为10891.2元,一次性付清,按应付总价优惠20%,优惠后实付房款为8712.96元,并明确乙方取得41.25%产权,其余归甲方。落款处购房人陈某某签字并盖章。第二份合同为“成都市住房制度改革住房部分产权转换为全产权合同”,售房单位甲方为事务局,购房人乙方为陈某某,合同明确,双方已于1993年5月签订售购房合同,乙方付清房款8712.96年,取得住房部分产权证书,应补房价款14476.59元,付清应补房款后可领取房屋产权证书。落款处陈某某签字并盖章。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继承法》第二条“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之规定,被继承人郭某某于1993年12月27日去世,本案讼争房产的继承从1993年12月27日开始。另根据《继承法》第八条“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2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20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8条“自继承开始之日起的第18年后至第20年期间内,继承人才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犯的,其提起诉讼的权利,应当在继承开始之日起的20年之内行使,超过20年的,不得再行提起诉讼。”之规定,原告四人于2017年1月20日起诉来院,自被继承人郭某某1993年12月27日死亡之日起已超过法定的20年,依法不得再提起诉讼。原告认为讼争房屋在继承开始时属于公租房无法继承,诉讼时效应从1997年1月22日该房屋取得房产证之日起计算的主张,本院认为,其一,公有住房的承租权可以作为承租人的遗产继承,但原告未在法定期限内就该房屋主张任何权利;其二,原告认为继承的诉讼时效应从房屋取得房产证之日起计算,与《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相悖。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四原告对青羊区人民法院作出的该裁定不服,遂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裁定,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曲解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将本案以“继承权之诉”进行审理,该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均为被继承人郭某某的亲生子女,根据《继承法》第25条的规定,上诉人均未表示放弃接受遗产,讼争遗产在被继承人死亡之日,就处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共同共有状态。本案诉讼是物权分割之诉,而非继承权确认之诉,不存在诉讼时效之说。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被继承人死亡时,发生继承的事由,随着继承的开始,被继承人遗产的所有权即应从被继承人转移到各继承人,在继承人均未表示放弃继承且遗产也未进行分割的情况下,遗产应当归全体继承人共有。《物权法》第99条规定“共有人约定不得分割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维持共有关系的,应当按照约定,但共有人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的,可以请求分割;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份共有人可以随时请求分割,共同共有人在共有的基础丧失或者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时可以请求分割。因分割对其他共有人造成损害的,应当给予赔偿。”根据该规定,在遗产分割前的共有关系存续期间,任何共有人随时都可以提出分割共有物的请求。本案中,被继承人于1993年死亡后,涉案遗产一直处于未分割状态。此事,遗产处于共有状态。各共有人随时可以主张分割遗产。涉案房屋取得全部产权后,根据购买合同,被上诉人于1997年1月22日将房屋登记在其名下。这并非意味着遗产已经被分割。因为根据购买合同,被上诉人进行房屋登记并非侵权事项。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二审裁定:撤销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的某某号裁定,本案指令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审理。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接到发回重审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认为:(一)所谓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权利人将失去胜诉权利。“法律不保护权利上的睡眠者”,有权利而怠于行使乃是对权利的亵渎,更是对法律的漠视。诉讼时效制度本就是为此而设;(二)本案系继承纠纷,原告本身就是为继承被继承人郭某某的遗产而提起诉讼,其法律关系明确,依法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本案中,根据《继承法》第二条“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之规定,被继承人郭某某于1993年12月27日去世,故本案讼争房产的继承应从1993年12月27日开始。另根据《继承法》第8条“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2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20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8条“自继承开始之日起的第18年后至第20年期间内,继承人才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犯的,其提起诉讼的权利,应当在继承开始之日起的20年之内行使,超过20年的,不得再行提起诉讼。”之规定,原告四人于2017年1月20日起诉来院,自被继承人郭某某1993年12月27日死亡之日起已超过法定的20年,且被告提出了诉讼时效的抗辩,本院认为其诉讼时效的抗辩成立;(三)关于原告认为应从1997年1月22日该房取得房产证之日起计算的主张,本院认为,其一,公有住房的承租权可以作为承租人的遗产继承,但原告未在法定期限内就该房屋主张任何权利;其二,原告认为继承的诉讼时效应从房屋取得房产证之日起计算,与《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相悖。原告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认可。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四原告不服该判决,再次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在审理过程中,法院主持调解,在调解过程中,双方终于对于本案是否过了20年最长诉讼时效达成了一致意见,并达成协议,请求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位于成都市青羊区的房产归陈某某所有,陈某某向四上诉人一次性支付房屋折价款26万元,本案纠纷就此了结。

  律师随笔:

  关于本案是否已过20年最长诉讼时效的问题,代理律师认为,根据《继承法》第二条、第二十五条,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没有表示放弃继承的,视为接受继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177条. 继承的诉讼时效按继承法的规定执行。但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的,视为接受继承,遗产未分割的,即为共同共有。诉讼时效的中止、中断、延长,均适用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关于继承开始时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遗产又未分割的,可按析产案件处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九条,因继承取得物权的,自继承开始时发生效力。根据《物权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因物权的归属、内容发生争议的,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确认权利”。本案被继承人郭某某去世后,张某某等四原告没有明确表示放弃继承,依法应视为接受继承。故四原告在被继承人郭某某去世后即取得应继承份额的物权,且双方对四原告的继承权没有争议。讼争房产在被继承人郭某某死亡后一直处于共有状态。四原告受到侵害的并非其继承权,而是基于继承权而取得的相应份额之不动产物权,本案不属于继承权纠纷,应为物权确权纠纷。现四原告作为合法继承人请求对被继承的不动产进行确权、分割,并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青羊法院在审理时适用法律错误。

  退一步说,在本案中被告提出时效抗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四原告的权利受到侵害之日,应为被告陈某某将房产所有人变更为自己之日,即1997年1月22日,并非继承发生之日,四原告的起诉没有超过二十年的诉讼时效。四原告因房屋面临拆迁,于2016年12月偶然得知被告将房产权办理到自己名下,遂于2017年1月20日向法院起诉,也没有超过二年的普通诉讼时效。青羊法院两次将本案事由认定为继承权纠纷,并适用《继承法》第二条的规定,继而认定诉讼时效从继承之日起算,四原告的起诉已过诉讼时效,系适用法律错误。

  律师简介:

  蔡军律师:1988年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律专业,从事律师业务20多年,曾先后执业于四川时代经纬律师事务所、四川维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主任律师)、四川盛豪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现为北京市惠诚(成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主任律师。 自1999年执业至今,蔡军律师成功代理各类刑事、民事案件逾千件,为专业律师团队首席律师。蔡军律师精通法律,通晓法理,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及司法操作经验。从业以来潜心研究法律和大量法院判例,逻辑思维清晰敏捷、语言表达准确、推理严密、辩才卓著、善于和司法机关进行有效沟通,以办理疑难复杂案件而闻名,成功办理过一批重大、复杂、疑难的民商事及刑事案件,得到当事人的高度赞许。现担任多家公司、企业的法律顾问,为顾问单位提供了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社会任职:中国法学会会员、四川省法学会立法学研究会理事、四川省法学会法制文化研究会理事、阿坝州第一届法律顾问专家等。

  蔡军律师秉承“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基本理念,尽其所能满足当事人的合理诉求,谋求客户利益的最大化。

  周玲律师:西南民族大学研究生毕业,现为北京市惠诚(成都)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团队主办律师,原执业于四川盛豪律师事务所。周玲律师主要从事刑事辩护、民商事代理等业务。曾服务于三大保险公司,熟悉保险公司诉讼业务并积累了广泛的人脉关系。周玲律师擅长刑事辩护、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及其他保险理赔纠纷、合同纠纷、债权债务纠纷等。自执业以来,参与办理刑事、民事案件两百余件。始终相信案件有繁简之别,但无大小之分,每一个案件都应全力以赴,最大程度的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益。


关于我们|业务介绍|加入律师365|帮助中心|网站地图|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