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切换]

张氏兄弟换妻案诉前法律分析

2019/1/11 18:25:44 查看:982次 来源:汪丁

  张氏兄弟换妻案诉前法律分析

  案情:原告罗某是永州冷水滩人,1997年前后在广东打工期间通过其堂兄认识了第三人张二二,后张二二积极追求原告罗某,两人遂相恋,原告罗某怀上张二二的儿子小张后,与张二二于1998年到隆回县办结婚登记,因未到达相关条件,当地计生部门要罚款,张二二的父亲考虑家庭经济困难,就用了其大儿子即第三人张一一的身份证和原告罗某的身份证于1998年9月2日办理了湘隆字第#号结婚证,原告罗某当时并未到场签字同意,结婚证上男方一栏写上的是张一一的名字及身份证号码,但夫妻照片却是原告罗某与张二二的照片。原告罗某与张二二于1999年6月26日生下儿子小张,现已满十八岁,双方之后未再生育子女。后张一一娶媳妇只好用张二二的身份证与其媳妇的身份证在隆回县民政局登记结婚。但张二二与张一一实际上各过各的家庭生活。

  湖南志涛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原告罗某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诉讼代理人处理诉讼事宜,根据本案事实,进行了如下法律分析:

  第一、深入本案事实和法理,虽然原告罗某本意上是要离婚,但唯有确认其与第三人张一一结婚证无效才能达到目的,本案并不能首先起诉与第三人张一一离婚,因为他们并无夫妻之实,属于未亲自到场登记、非自愿结婚,只是一纸形式婚姻,本质上属于确认行政行为效力的行政案件,故应当请求法院判决隆回县民政局婚姻登记行为无效。至于原告罗某与实际上的丈夫第三人张二二虽然存在实际上的婚姻关系,但也只能按同居关系处理,如果存在有关争议,也是属于另外一个诉讼,与本案无关。我国《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由此可知,我国法律对婚姻关系效力的确认以登记为准,而非传统观念上的举行结婚仪式,只举行结婚仪式不办理结婚登记不是合法有效的婚姻关系,而是同居关系,不受我国法律对婚姻关系的保护。但是,我国法律同时也对事实婚姻做出了相关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五条,对未按我国《婚姻法》第八条规定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男女是否构成事实婚姻确定了如下认定标准:(一)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前,男女双方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按事实婚姻处理;(二)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后,男女双方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在离婚案件受理前补办结婚登记;未补办结婚登记的,按解除同居关系处理。由此可知,我国《婚姻法》以1994年2月1日为界线,区别了事实婚姻与同居关系。

  第二、被告隆回县民政局负责本县婚姻登记管理工作,是主要行政职能部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四条明确规定,国务院民政部门主管全国的婚姻登记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婚姻登记管理工作。因此,原告罗某应以确认婚姻登记行为无效起诉被告隆回县民政局。

  第三、将张一一和张二二分别列为本案第三人符合法律规定,行政诉讼中的第三人必须与被诉行政行为或者案件处理结果存在利害关系。本案原告罗某与第三人张二二是实际上的夫妻,因1998年申请结婚登记时尚未达到法定条件,张二二的父亲通过关系用第三人张一一的身份证和原告罗某黄尚音的身份证去办理了结婚证,因此,张二二作为实际上的丈夫,张一一作为形式上的丈夫,均与本案确认婚姻登记行为效力存在利害关系,必须尊重他们的权利,听从他们的辩解和其他意见,为了便于法庭查明案件,应将他们二人列为本案第三人予以起诉。

  第四、婚姻登记管理工作属于具体行政行为,具体行政行为是指国家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或者个人在行政管理活动中行使行政职权,针对特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就特定的具体事项,作出的有关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的单方行为。婚姻登记管理行为显然符合这一定义。婚姻登记的监管目的和成立生效要件对应了婚姻登记的行政许可性,而婚姻登记的公示目的和证明对抗效力对应了婚姻登记的行政确认性。具体到本案,1998年,颜公乡政府民政办以原告罗某和第三人张一一的身份证颁发了结婚证这一行为就是一个具体行政行为。

  第五、颜公乡政府民政办以原告罗某和第三人张一一的身份证颁发了结婚证这一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了法律规定,法庭应当判决确认无效。《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行政行为有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依据等重大且明显违法情形,原告罗某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具体到本案,重大且明显违法情形集中体现在两点:首先颜公乡政府民政办在原告罗某与第三人张一一未亲自到场的情况下办理了结婚登记,未进行仔细审查,征求当事人意见;其次、原告罗某与第三人张一一办理结婚证后,并未过实质性的婚姻生活,而是与第三人张二二共同生活,为张二二生下儿子小张,这一事实也进一步说明,原告罗某和第三人张一一并非自愿结婚,而是为了逃避计划生育罚款。以上可见,被告隆回县民政局违反了《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二条“申请结婚登记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管理机关不予登记:(一)未到法定结婚年龄的;(二)非自愿的;(三)已有配偶的;(四)属于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的;(五)患有法律规定禁止结婚或者暂缓结婚的疾病的”之规定颁发结婚证,系没有依据等重大且明显违法情形,属于无效行为。


关于我们|业务介绍|加入律师365|帮助中心|网站地图|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16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