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切换]

少年掏鸟窝高压触电,供电企业担责赔偿

2020/2/15 23:12:48 查看:960次 来源:杨周

  少年掏鸟窝高压触电,供电企业担责赔偿

  【案情简介】

  王某某出生于1998年5月13日,2009年至2011年8月在县第三小学读五、六年级,2011年9月入县实验中学读书,租住莫某私人经营的宿舍。2012年6月6日晚,王某某与同学符某相约晚上到塔岭掏鸟窝,晚自习后,王某某回到莫某经营的宿舍休息,晚上10点莫某检查宿舍后,约12点左右,王某某来到与符某约定的地点茶艺馆路口,之后双方一起到符某家中睡觉。6月7日凌晨3点左右,二人一起到塔岭岳崧路与塔北路交叉路口西北侧,供电企业10kV定海线与塔北线036号铁杆处,王某某爬上036号铁杆,并沿着杆上端的脚踏往上爬,爬到顶部准备掏鸟窝时,被高压电击中,当场死亡。该036号杆高压电线的产权属于供电企业,铁杆地面有一圆形水泥墩距地21厘米,水泥墩网上215厘米处安装一支往上爬杆顶的铁管,管左右焊着脚踏。铁管对称面从水泥墩往上239厘米处焊有一铁脚踏。铁脚踏侧上方有一禁止攀爬的警示标志。事故发生后,实验中学支付王某某亲属1万元人民币。王某某父母由此将实验中学、经营宿舍的莫某、同学符某及供电企业告上法庭。一审判决后,王某某父母不服,提出上诉。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处理】

  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某是一名初一学生,事故发生时年满14周岁,属限制行为能力人,对于爬上高压电杆掏鸟窝这种危险行为应当具备一定的辨别能力,应该预见该行为会引起触电事故的发生。《民法通则》第十八条第三款规定“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当相应的责任。”王某某父母作为其法定监护人,对其负有管理教育的责任。该事故的发生,显然与二原告属于教育、监护不力有极大的关系,故二原告对事故的发生应承担主要责任。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的人员人身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幼儿园、学校、教育机构未尽到管理职责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实验中学虽是对王某某负有教育的学校,但王某某租住在校外,不是学校职责的管理范围之内,故实验中学在该事故中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责任。符某与王某某是同学,均是未成年人,虽与王某某同行到事故地点,但与王某某擅自爬上高压电杆触电死亡无直接因果关系,其行为本身亦不存在过错,故符某不应承担责任。莫某虽给王某某提供住宿,但王某某晚上擅自离开宿舍去掏鸟窝触电死亡,与莫某某提供住宿的行为并不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另外,二原告无证据证明其子王某某在莫某宿舍住宿期间,双方约定监管责任或监护责任有所转移,故莫不应承担责任。供电企业作为电力设施产权人,在电杆上距离地面2-3米处贴注禁止攀爬的警示标志,已尽相应义务。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据此规定,电力设施产权人承担的是无过错责任。供电企业无证据证明王某某触电死亡是故意造成,故其应承担20%的无过错责任。

  【案例评析】

  焦点一:供电企业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本案属于从事高压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作业造成人身损害。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也就是说,作为一种特殊的侵权行为,法律明确规定高压触电案件适用无过错责任,即只要造成人身损害,不管被害人是否有过错,作为电力经营者的供电企业都应该承担责任。具体到本案中,供电企业是10kV定海线与塔北线的经营者,该供电线路电压等级10千伏,系高压电,供电企业高压输电行为虽然主观上无过错,但客观上造成了王某某的人身损害结果,且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应对王某某的死亡承担民事责任。

  那么,供电企业是否能免责呢?根据《侵权责任法》第73条之规定,供电企业只有在证明不可抗力、受害人故意或在电力设施保护区从事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行为的情况下才能免责。从案情来看,不存在不可抗力,受害人对损害结果的发生仅有一般过失,也不存在自身故意。那么,攀爬电杆掏鸟窝的行为是否属于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行为?《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14条将攀爬杆塔列为禁止性行为,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往往从立法原意和保护弱者的情况出发,只要不是故意破坏电力设施的行为,均不能据此作为免责的事由,这点对供电企业来讲是不利的。

  焦点二:案件各方的责任划分?

  本案中,王某某因高压触电而亡,案件各方与王某某死亡之间是否由多个原因引起的,以及原因力大小是责任承担的重要依据。因高压电造成人身损害的案件,由电力设施产权人依照《侵权责任法》第73条的规定承担民事责任。但对因高压电引起的人身损害是由多个原因造成的,按照致害人的行为与产生损害结果之间的原因大小确定各自的责任。致害人的行为是损害后果发生的主要原因,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致害人的行为是损害后果发生的非主要原因,则承担相应的责任。从王某某本身来讲,其作为年满十四周岁的限制行为能力人,应该预见攀爬电杆掏鸟窝的行为会造成触电事故的发生而没有预见,与其监护人疏于教育、监护不力有极大的关系,因此王某某的监护人应当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其次,由于王某某租住在校外,事故发生时间为凌晨3点,不在学校的管理范围内,故王某某所就读的实验中学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责任。再者,同王某某相约掏鸟窝的同学符某的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无直接因果关系,故符某不应承担责任。再然后,王某某的死亡与莫某提供住宿的行为并不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且无证据证明王某某监护人在莫某宿舍住宿期间,与莫某约定监管责任或监护责任有所转移,故莫某也不应承担责任。最后,从供电局方面来看,作为电力设施产权人,对于王某某的死亡应当承担无过错的次要责任,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当。

  【管理启示】

  一、加强电力设施监管力度,依法履行告知义务

  对于在电力设施保护区范围内等违反《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的强制性规定的行为,供电企业应当及时予以制止,要履行一些法定的书面形式告知当事人其违反《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的有关规定及应承担的法律后果,在送达时要求当事人签收,对拒绝签收的,应当通过所在村(居)委会见证或进行公证送达。对于那些严重影响供电企业产生安全和人身安全的违法者,供电企业应当机立断,采取有效措施,报告当地政府有行政执法权的部门,请求强制执行。总之供电企业对于违反《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的强制性规定的行为,要负起安全告知的首要义务,要尽可能地履行好每一环节的书面形式。依法悬挂警示标志应该说也是告知安全义务的一种表现形式,后则,没有履行安全告知义务或不能主张已履行安全告知义务的有效证据,发生触电人身损害案件,供电企业难以推脱赔偿责任。

  二、加强日常安全管理,及时消除隐患

  供电企业作为电力设施产权人,一旦发生触电事故,如果存在施工缺陷或管理不到位,则要承担主观过错的法律责任风险。因此在加强日常经营管理,在电力工程建设中严格执行各种规范和标准,定期排查并消除变电设备、线路设施因老化或质量问题造成的安全隐患,定期巡视检查警示标志和围栏是否发生毁损并做好记录。

  其次,要积极开展安全用电科普知识的宣传,尤其要在农村和学校加大安全用电宣传力度,通过通俗易懂的方式大力宣传安全用电常识、电力法、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提高全社会安全用电意识,积极预防触电事故的发生。

  三、建立应诉机制,最大限度保护自身利益

  供电企业应当组建事故调查小组。一旦辖区内发生触电事故,相关人员应当到达事故现场进行处理,同时注意保护现场,收集现场第一手证据,包括录音、录像、照片、证人证言等有利证据,落实事故发生原因,积极应对潜在的法律纠纷。

  【律师简介】

  杨周,男,籍贯重庆巫山,中共党员,毕业于海南大学,大学本科学历,法学学士学位,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海南省律师协会会员,现为海南威盾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关于我们|业务介绍|加入律图|帮助中心|网站地图|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20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