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切换]

让我们穿上律师袍

2020/5/1 21:26:30 查看:932次 来源:陈诚

  现年90多岁的小野二郎被称为“寿司之神”。他的寿司从食材、制作到入口瞬间,每个步骤都经过缜密计算。他会根据顾客的性别、用餐习惯精心安排座位,时时关注客人的用餐情况加以调整。在制作过程中,他显得分外冷静、严肃,其举手投足都具有仪式一般的庄重感。这家小店虽只有十个座位,却需提前一个月订位,一餐15分钟,人均消费数百美元,其寿司被誉为值得一辈子排队等待的美味。他的学徒要经过10年的技术磨炼才有资格在店里煎蛋。老人在梦里都在研究寿司,他将寿司做到了极致。

  当我们感叹律师行业的艰辛时,这个寿司老人的故事带给我们哪些启示?也许我们该问自己两个问题:我真心热爱律师职业吗?我执业时将细节做到极致了吗?如果我们不热爱律师职业,如何将细节做到极致?如果我们不将细节做到极致,又如何走向成功?是的,这就好像一个人不爱自己的配偶,就很难终其一生对其体贴入微,而没有持久的体贴入微就很难赢得婚姻的成功。

  律师注重执业细节,可表现为对辩论技巧的千锤百炼,对代理词的反复推敲,对文书装订的不断美化,但有一个细节是容易做好却鲜有去做的,那就是出庭穿律师袍。为什么这是很重要的细节?

  在律师与法官的博弈中,我们常常感到地位没有法官尊宠,特别是在庭审中经常出现法官无故打断律师发言,对律师动则呵斥的现象。在很多法官内心深处对律师是轻蔑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两院三部的《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从律师和法学专家中公开选拔立法工作者、法官、检察官办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行法律顾问制度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的意见》的相继出台,犹如木梯上的横杆将律师地位一步步提高。但在庭审中律师提高地位的最直接办法就是穿律师袍。律师袍与法官袍神似,其视觉效果让法官感到律师与自己都属法律共同体,自家人应该尊重自家人。同时律师袍会让法官警觉到,他所面对的不是孤岛似的律师,而是有着统一服装的不可小视的群体。在法庭上律师袍与法袍相映成辉,所构造的庄严气场会让法官律师更投入庭审。修订后的《人民法院法庭规则》第十二条规定,出庭履行职务的人员,按照职业着装规定着装。现在律师不着律师袍出庭,会置法官于尴尬境地,要求其马上换律师袍会影响庭审,忍受其违反法庭规则又感到冒犯。如果你是法官,会怎样处理?如果你选择容忍,那你的法治信仰还需要锻造。

  在律师与当事人的博弈中,让当事人感到满意是我们执业的追求。小野师傅在制寿司时的严肃庄重是震撼人心的,他注重职业形象的工匠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律师出庭是否穿律师袍带给当事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律师袍体现了律师的专业性和职业的神圣性,像一道门槛将非律师挡在门外。当事人经常抱怨律师收费高,但看到其在法庭上身着律师袍雄辩滔滔,往往又觉得付费值。律师是否穿律师袍体现了其对细节是否关注,对律师职业是否热爱,当事人是能够见微知著的。有的律师认为西装革履出庭也很不错,但身边西装革履的人太多了,比如保险代理人、餐厅经理,因此西装革履出庭无法向当事人彰显律师职业的个性。

  在律师与自己的博弈中,激发自身潜力唤醒沉睡的巨人是值得追求的目标。律师袍对庭上的律师而言,是一种强大的心理暗示,也是一种激发执业潜力的催眠。他会觉得自己正在履行神圣的职责并拥有精湛的专业能力,口吃的代理人会因为身着律师袍变得口若悬河,迟钝的辩护人会因为身着律师袍变得机智敏锐。如要对此心理现象深入研究的话,可读一下《心理暗示与自我暗示之柯尔效应》这本书。律师如何与自己博弈,小野师傅展现的工匠精神对我们很有启发:第一是热爱你所做的事,胜过爱这些事给你带来的钱;第二是精益求精,精雕细琢,哪怕费再多的周折。因此,一个律师如立志在执业中追求极致,即便《人民法院法庭规则》、《律师出庭服装使用管理办法》未要求律师出庭着律师袍,其也会毅然披上这件战衣奔赴法庭的战场。有人以法院未设更衣室、律师袍价格贵、穿戴不方便作为出庭不穿律师袍的理由,应该说其还没有理解喜欢麻烦不计成本的工匠精神。根源是其还没有真正爱上律师业。打个比方,与爱的人过一辈子再苦也幸福。

  那位七十多岁还深夜排队打出租的华为总裁任正非在《新闻联播》中说:“一个人一辈子能做成一件事,已经很不简单了......我们 13 亿人每个人做好一件事,拼起来我们就是伟大祖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律师就应该热爱自己所从事的事业,并在执业的道路上一辈子追求极致!而马上可以做的,就是出庭必穿律师袍。

  道德经云:“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我们说到做到。


关于我们|业务介绍|加入律图|帮助中心|网站地图|意见反馈 >>

Copyright©2004-2020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501805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川B2-20160341)